大鸟雀

【雀行十里】日漫同人存稿处。

© 大鸟雀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twelve(第一话衍生)

第一话衍生(实际在第二话开头之后主剧情之前)

文中星号部分引用原作原话

******

四月的雪落在樱花上,有种别样的美。

勇利刚从窗口探出头,就被冻得抖了抖:“好冷!”他看着那些出乎意料的白雪和粉樱团在一起,忍不住有点担心,长谷津的樱花才刚开不久,会不会因此而凋谢,又或者,会因为这场雪而多停留片刻?

他发呆地拎着雪铲往门口走,并没有想到,伴随着这场出乎意料的春雪而来的,是接连不断的出乎意料。

会从天而降的不只有寒流,还有维克托·尼基福罗夫。

 

“他总是能让我吃惊。”*

勇利呆坐在一边,看矮桌旁躺着的一人一狗。他此刻的状态类似于灵魂出窍却又没有跑远,明明可以准确清晰地说出此刻面临的状态,可又完全处在状况外。

父母还在工作,美奈子老师发了信息说正在飞奔而来,那漂浮在头顶上的灵魂似乎因为当下两人独处的环境而变得更加飘忽了,或许也正因如此,勇利才会在不知不觉间,一点一点挪动着膝盖,来到了维克托的身边。

他低下头,在熟睡的男人身上落下一片阴影。勇利吓了一跳赶紧退开,愣愣地盯着重新回到灯光下的维克托的睡脸。挺拔的鼻梁如同北国冰雪,有着刀凿斧刻的凌厉,衬得眼窝更深,薄薄的眼睑下轻轻颤抖的睫毛又长又翘,然而脸部轮廓却意外的柔和,没有高耸的颧骨和过宽的下颌;东斯拉夫人天生白皙而少有雀斑,勇利伸出食指,借着灯光投下的阴影隔空描摹维克托的肌肤,仿佛在触摸新雪,圣洁而又细腻。

如果他笑起来,大概就像春天融化的冰雪,从高山而来,变成潺潺水流,隽永而迷人;如果他睁开眼睛……

勇利猛地撇开头,按住剧烈跳动的心口,感觉一刻也不能多想。

他不敢再去看维克托的脸,视线游移着落到了他的身体上。维克托的身高在花滑运动员里属于很高的那一类了,此刻这样躺着,肩膀宽阔、腰背结实、双腿修长,像一尾海豚,光是看着就让人心生好感,特别是泡过温泉的皮肤,泛着健康的粉色,透着窝心的热度。

热度?

勇利惊醒过来,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起落在了维克托的肩窝里,手掌压住肩膀、手指触着锁骨,大拇指的指尖陷进了银发的发尾之中。

“噗通、噗通、噗通……”

维克托的心跳隔着温热的皮肤传了过来,勇利后知后觉地想,啊,这是活着的维克托……就在我的眼前。

“勇利!!!——”

美奈子老师的声音像是从遥远的天边而来,尖锐地扎醒了晕乎乎的勇利,他跳了起来转身想往门外跑,视线一离开维克托又不舍地转了回来,然后像只追着自己尾巴跑的猫一样原地转了半天,最后缩回了一开始坐的地方,怔怔地看着维克托出神。

 

这种神游天外的状态一直持续到晚上,勇利躺进被窝,感觉在早上离开被窝到现在的这段时间里,自己的世界翻了天又覆了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无数的声音在他的新世界里隆隆作响。

然而亲友们的话和网上各种各样的猜测,都抵不过维克托跪坐在他身前,摩挲着他的下巴和手背,温柔说出的那一句:

“告诉我你的一切。”*

下巴和手背的触感酥酥麻麻如同烙印般清晰,勇利被窝下的双腿忍不住夹紧了,在这般如梦似幻的快乐里,美奈子老师的音量被放到最大且开了三维立体环绕直击内心:

是你把他吸引过来的!*

是你!把他!吸引过来的!

勇利的眼睛越瞪越大,脸颊越来越红,他回忆维克托躺在灯光下雪山般的面孔,感觉自己如同干涸了整个冬季的湖泊,终于等到了春水的滋润。

他想起五年前大奖赛,决赛在日本东京举行,他和优子、西郡一起去看,那也是维克托第一次拿到大奖赛冠军。勇利始终记得他在自由滑时有一个邀请的动作,双眼看向观众,而自己恰好坐在他凝视而来的那个地方。就是那一眼,使勇利下定决心抛开一切顾虑,即使孤军奋战,也要走到更高的地方——能和维克托一起战斗的舞台。

而现在,维克托真真切切地睡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他是为我而来的!

勇利翻来覆去揉自己的脸,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不要笑得像个傻瓜,然而任凭谁看了都要笑话他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

他用力闭上眼睛,脑内还印着维克托躺在自家榻榻米上的身影,再睁开眼睛,竟然真的看到了维克托,和之前一模一样的姿势,只是脑袋后面的头发长长地铺了一地,身形看起来也小了一圈。

勇利还没反应过来,背对着他侧躺的维克托翻了个身,大大方方地舒展开身体,脑袋一歪,脸转了过来,脸更小、五官更加柔和、嫩得能掐出水一样的白——真的是16岁的维克托!

勇利飞快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心里烟花炸满天空震耳欲聋。这一定是在做梦,16岁的维克托根本不可能躺在我家。他拿下自己的手看了看,还是24岁的样子。

这就是在做梦,他肯定地想,然而既然是梦的话……他看向了维克托,鼓起勇气探过身去打量。

头发真长。这是勇利心里冒出来的第一个感想。他用手指丈量了一下,差不多能到腰际,扎起来滑冰的时候,头发会在急速的滑行中高高扬起和摆动,像是高原少女舞蹈时雪白的裙摆。这种妄想初恋女孩般的心思羞得勇利恨不得瘫到一边钻到地缝里去,然而又根本不舍得移开视线,甚至借着做梦的勇气,抬手戳了戳维克托的脸颊。

好软啊。勇利轻飘飘的思绪里冒出了第二个感想。手指从脸颊滑到鼻尖、走过眼窝、摸过眉毛、沿着发际线逡巡,最后从耳朵一路摸到脖颈和锁骨,像得到新玩具,珍惜又爱不释手的孩子那样,兴奋地不得了,甚至恨不得将这人抱起来搂在怀里狠狠地亲上几口。

但即使在梦里,勇利对维克托依旧心怀敬畏,眼前的人是自己的初心、梦想、一切努力和坚持的动力,太过耀眼的存在,靠得太近,反倒会被灼伤。

他静静凝视片刻,缓缓后退,却又恋恋不舍,到底还是撩起了一束银白的长发,虔诚地吻了上去。

“诶,我等了那么久,结果你竟然只亲了头发啊。”

勇利吓了一跳,低头对上了一双笑盈盈的蓝眼睛。

“你什么时候醒的?!……话说、为什么是膝枕?!”

“膝枕是什么?”维克托动了动脑袋,调整到更舒服的姿势躺在勇利的大腿上,“所以说,你真的不想亲其他地方吗?为什么是头发呢,你喜欢我的头发?”

“不是!”腿上的重量太过真实,勇利慌张地撇开头去,急急忙忙地解释,“没有要亲的!只是……那个,最近下了雪,明明樱花都开了,却下了雪……白雪落在粉色的樱花上,非常漂亮,就像维克托一样。所以……那个……”他偷偷看向维克托,看到缎子般亮泽的银发落在泛着粉色的肌肤上,看到那双好奇的眼睛,怔愣着喃喃道,“因为太漂亮了……”

“哈哈哈!”维克托扬起笑脸,“大家都这么说,所以我这次青少赛特意选了比较中性的曲风和服装,你看过的吧。”

“嗯!”勇利眼睛闪闪发亮,“非常棒的节目,第一次看的时候感动得都哭了,维克托好厉害!”

“能让你感到惊喜我很开心哦!”维克托盯着勇利的目光变得狡黠,“看来你不止喜欢我的头发,还很喜欢我呢,小猪猪~”

“诶!”勇利尴尬地抱住自己的肚子,可惜遮了前面遮不住后面。果然是他太得意忘形了,见到16岁的维克托太过高兴,好不容易说上话,却偏偏是自己最难看的时候。维克托就躺在他的腿上,他此刻的尴尬和羞窘无所遁形,只能兀自懊恼。为什么没有减肥呢,嘴上说着要好好思考以后的事情,回家之后却都在做什么啊,明明没有赢比赛,却每天都吃炸猪排盖饭,他有什么资格吃?他连一场完整的表演都做不好。

眼泪不断落在眼镜上。

其实他最想做的,是将最漂亮的自己和最耀眼的表演呈现给维克托,想要抓住他的目光,想要收获他的拥抱和夸奖,想听他说“一个人努力到现在,你做得很好”。

然而一点都不好,他什么都没有做到,根本没有资格获得这一切。勇利无声地抽泣着,感觉胸腔被堵塞,窒息感快要将他填满。

有人突然拿走了他的眼镜,勇利瞪着哭红的眼睛,迷茫地看着维克托越靠越近,脸上一阵湿热,眼泪被舔掉了。

“别哭了,我这不是,来帮助你了吗?”

勇利一愣,后背突然陷入一个温暖而有力的怀抱,比身前的维克托更加低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我会督促你减肥,”身后环抱而来的手在他腰上一收,那里就变回了他去年大奖赛时候的纤细,“然后将我会的一切都教给你,所以你也要告诉我你的一切哦,勇利。”

等一下。勇利哭懵了的脑子后知后觉地想,怎么会有两个维克托?就算是在梦里,这也太幸福了吧!

“小猪猪在想什么?”小维克托窝在勇利怀里抬头看他,嘴唇贴上他的嘴角,“想要我亲亲你吗?”

河蟹河蟹

“喜欢什么?”

“喜欢……”

“喜欢什么,告诉我呀。”

都说了是喜欢你了,为什么还不依不饶地追问啊?勇利气愤地想着,忽然听到了狗的叫声,把他神游的思绪都喊了回来,猛地睁开眼睛。

“汪!”

一道身影重重地压上来,湿热的舌头舔着他的下巴和脖子。

“马卡钦?……那刚才的是?”勇利转过头,在自己的床边看到了一颗银白色的脑袋,维克托一脸惊喜地坐在那里翻看着什么。

“Amazing!这里竟然有我自己都没有的限量海报!哇哦,这身衣服是我目前最喜欢的一件呢……”

“维克托……你在,看什么?话说你怎么进来的?!”

“勇利,早上好,身为运动员怎么能睡懒觉呢,我是来叫你起床的,宽子女士帮我开的门哦!”维克托笑眯眯地打招呼,给他看自己手里的海报,“你的收藏真丰富啊,可以送我吗?”

“不行!”勇利伸手就去抢那些海报。

维克托抓着了他的手,安抚性地摸了摸,温热的触感让勇利瞬间如遭雷击,维克托却没发现他的异样。“要从粉丝这里夺走心头之爱果然很残忍呢,就算是本人也不行吧。”

“维、维克托……”

“嗯?”

“我准备起床了,你能……先出去吗?”

“小猪猪是在为身材而害羞吗,没事的,我虽然很嫌弃,但作为教练可以暂时包容你一阵子哦。”

身材确实很害羞但梦遗更加可耻啊为什么这里没有一个地缝!勇利抓狂地裹紧被子大声喊道:“快出去啦!”

维克托委屈地站起身:“好凶啊,刚刚还说喜欢我的……”

勇利一拉被子盖过头顶,一根头发丝都不想露出来,心头狂风卷地春寒料峭。

樱花盖雪入梦来,真是一个别样的春天。


tbc


本周的板车比较纯洁,希望撸否不要吞吃啊QWQ

评论
热度(43)